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申请试用

完成10亿营收,和宇健康开启互联网医疗新征程

2021-03-15 阅读:4005
周赞和及其团队有着怎样的“医疗逻辑”。

作者:赵泓维 

来源:动脉网(ID:vcbeat)

一生之中,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能觉察几缕隐藏于纷乱信息中的细丝。遗憾的是,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对这些线索做出反应,他们只是等待着,见证想象变为现实。但某些人,却能牵动这些细丝从而收获另一个截然不同人生!

一、两个机遇

我国现代医药发展史上有个三个重要阶段:1978年的改革开放,邓小平同志“九二南巡”,以及新世纪后中国进入WTO。第二阶段尤为重要,进一步改革开放下,跨国公司纷纷在中国建厂,拜耳、默沙东、阿斯特拉(阿斯利康前身)、罗氏制药、诺和诺德、勃林格殷格翰、武田、雅培等等耳熟能详的药企巨擘均属其列。

与资本同行的是医药市场结构变革与新特药供需爆发。新医药时代飞速增长的需求摒弃了当年的计划生产模式,高需求高利润下,一大批善战的中小医药经销公司在全民所有制企业眼皮底下疯长。

走出大学的周赞和恰逢新医药发展史中第二阶段初期。虽出身医药世家,但他大学时的理想却是在圈地时代的深圳拿下一方土地。

跨国药企的蜂拥而至并不寻常,强势的供应端具备颠覆医药产业结构的能力,而重构意味着无穷的机遇。捕捉到了这一细丝后,周赞和很快从建筑业跳回到了医药业,并借助小时耳濡目染的经历,做起了新特药、医疗器械的经销生意。这是他做出的第一个关键抉择,1995年,他的医疗梦想正式启航,随后数年,乘着东风,初期资本积累迅速完成。

简单的利润累加没有给予周赞和太多事业上的成就感,他追求意义,追求改变带来的满足,而医疗药械的流通经营事业显然不足以撑起他的精神需求。

1998年,周赞和意外认识了从事医疗信息化系统研发的软件专家罗工。在大小医疗机构间摸爬滚打了多年,聊起医院的需求、弊病与发展方向时,两人有一种浑然的默契。在罗工看来,医院现在的低效率源于低效的信息记录与无法复用的患者信息,医院未来必将高度互通、高度标准化,而这种互通与标准化,需要以独立设计的信息系统作为支持。换言之,医院的缺失便是需求,而新的医疗信息化技术能够实现这样的需求。

彼时,周赞和自然看到了信息传递变革为各行各业带来的颠覆式效率提升,相当认可罗工的洞见,但当罗工提出合作开拓信息化产业时,他有一些迟疑。美、日等发达医疗体纵有先例,但98年的国内医院信息化建设还在初期,大家仍停留在以财务为核心的基础管理上,如何说服他们拿出几百几千万投资未来,进行信息化升级呢?

“定个十年吧,这将成为我人生之中最大的事业。”

二、十年之约

谈到这里,周赞和将故事暂停了下来,重新烧上一壶水,为每一位听者细细沏好茶。他是潮汕人,没有江浙一带商贾的圆滑,也不似北上创业者的分秒必争,对他而言,工作也如手中的茶,需要掌握火候,细细品味。

“医疗信息化也是如此,太早进场,没有方向;太晚进场,丢了市场。”此后十年,他一方面继续药械研究,将经销业务向医疗产品物流供应链建设转移,为企业互联网发展奠定基础,一方面默默关注着信息化行业发展,伺机入局。

在他看来,21世纪初的信息化市场仅是混沌初开,虽有大量信息化公司成立,做出了各异的LIS、PACS、电子病历等产品为医院谋求便利,但整个市场找不到一个统一标准对信息化产品进行评估。这意味着,入局者可以做出任何一款信息化产品,但任何一款产品都没有稳定的前景,这里缺乏一个标准。

无序的大背景下,即便是天天出入于医院的周赞和,也难以肯定的给出一个时机。“每次与信息科主任聊完之后,我都有立马创业的冲动,但晚上冷静下来一想,方向明晰了吗?没有。标准确定了吗?没有。那么,一切不也还是如此吗?”

直到2009年。

2009年有两件大事。一是3月的新医改,国务院颁布《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》后,将为医疗领域每年投入1200亿元的资金;二是《全国卫生信息化发展规划纲要2003—2010年》进入尾声,新的规划即将开始,医疗信息化市场从混沌走向秩序初立,医院的需求划分开始明晰。

“国务院起头之后,医疗领域的各个赛道、医院经营的各个环节都将出现大量试图为医院降成本、提效率的企业,而这些所有赛道最终将汇聚于一点——数据。换言之,只有做好信息化基础,汇集起医院的数据,并打破野蛮发展形成的信息孤岛问题,真正的降本提效才有可能变为现实。”这一判断即便是放置今日也仍成立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周赞和没有遵守十年之约。但等到这个时机,他再度找到罗工时,已是某知名信息化企业技术总监的罗工依然立马接受了他的邀请。

随后的两年,两人进入到了风风火火的筹备工作之中,招募研发团队、分析市场需求、确认研发路径……2011年8月,和宇健康正式成立,周赞和任董事长。长达十一年的信息化之梦,他终于找到起点。

三、第二个关键点

周赞和是个实在人,即便构思了远大前程,但盈利仍是他关注的第一步。因此,和宇第一阶段的业务以HIS、PACS等传统医疗IT项目为利润点,短短2年时间便实现自负盈亏。

然而,由于医疗信息化市场高度的区域分散性,想要在某一城市活下来很简单,但要做出名堂,却需要洞见与运气。

2013年是周赞和抓住的第二个关键节点。7月,广东省发展改革委投资4.43亿元建设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管理信息系统项目,建设范围包括珠海、韶关、河源、梅州、惠州、汕尾、东莞、阳江、湛江、茂名、肇庆、清远、潮州、揭阳和云浮等15个地级市的1967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,意欲打造包括省、市两级共16个数据中心;一套一体化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业务管理信息系统;并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统一配备电脑、打印机等终端设备。

凭借着在广东信息化市场的深厚积累,周赞和带领着团队拿下了这个项目。这是他在信息化中拿下的最硬一仗,结果公布后,周赞和与团队一起纵情庆贺,热闹之后休息了两天,随后开始了为期数月的调研与规划。织一张网将1967个基层医疗机构连接起来,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丝的品质,更关键的,是打通每一个节点。

打拼信息化项目的这些年,医疗系统信息孤岛问题已经从信息科的私语转变为公开讨论的重点,每个人都试图解决这个问题,却又因为各企业系统间利益纠葛止步不前。如今自己面临节点互通,周赞和意识到,必须要建立一套通用的标准,并以官方渠道推而用之,双管齐下,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如今已有政府支持,和宇健康迅速打造了一套信息化标准,并将其用于每一个介入建设的基层医疗机构。

“15年这个时候,三甲医院已经实现了一定程度的信息化,但很多二三线城市的基层医疗机构只有手机连上了互联网。”周赞和回忆时难得笑了笑,“这对我们而言是件好事,没有基础设施,便意味着可以直接安装我们的系统,使用我们的标准,省去了与已有系统对接的麻烦。简单来说分三步,一是硬件安装;二是软件安装;三是接入市级数据交换平台。标准支持下,15个月,我们完成整个省基层医疗管理信息系统项目的建设。”

这个系统有多厉害?看看这组数据:

  • 1. 该系统建成全国最大,覆盖近1.2亿人口的“健康档案库”及“电子病历库”,并与“全员人口库”三库融合。
  • 2. 就诊流程优化与效率提升,就诊平均节约约30%的时间;
  • 3. 合理用药及药物使用监控,居民的药品费用支出与治疗支出平均下降10%;
  • 4. 实现上级医院远程会诊,基层医疗就诊错误平均降低40%;
  • 5.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档时间缩短60%,且居民健康档案可自动更新,不再需要重复录入;
  • 6. 通过调用信息系统自带的知识库,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整体节约30%工作时间;
  • 7. 按照广东省各个乡镇卫生院分散采购软件时,在达到本项目建设功能及技术要求的条件下,平均每机构成交价为20万元计算,完成部署共需7.3亿元。在采用全省统一开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信息系统的模式下,上述费用仅需不足6000万元。

在和宇健康的展示厅里,我们简单体验了一下这个平台的能力。由于汇聚了“全员人口库”、“健康档案库”及“电子病历库”三大库数据,卫健委客户端可以从系统调取广东省任意一名患者的身份信息、就诊信息与药品信息,并能保持整个广东省患者数据的实时同步。A、B、C医院都能分享到实时的医疗数据,这为医改、分级诊疗及医共体平台建设奠定基础。

广东省基层医疗综合数据分析

“再看这个地级市的药物使用统计信息,通过基层医疗信息的上报,系统可以迅速对各省市的疾病情况进行分析。这个区域出现了红点,系统解释说因为匹多莫德片用量很高,结合实际信息,我们会发现这里有几个钢铁厂,很多工人都会出现呼吸道问题;再看这个村同样红得很明显,数据显示医生开出了大量退烧药,那么这里就存在传染病发生的可能。”

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热力图

上述的两个功能不过是沧海一粟,所谓医疗大数据,首先是要大,其次是要标准。到目前为止,仅有广东省和某省的一个市建成了如此规模如此效果的信息系统,和宇健康创造了一个典例。

四、成功的可复制性

那么,这套系统可复制吗?这里涉及一个标准问题。

在设计广东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管理信息系统项目解决方案时,和宇健康设计了一个标准,但由于企业的成本规划问题,这个标准存在局限性,仅能用于标准化该项目所涉及的条目。周赞和意识到,如果将标准化的范围扩大,那么现有的诊疗不互认、数据质量低的问题,都存在解决的可能。

说干就干,2017年5月,由和宇健康牵头,联合广东省医院协会医院信息化专业委员会名誉主委李小华、周毅等53位专家团队,对《广东省基层医疗卫生信息化标准体系》,进行了长达18个月的编制。这一体系建立了基层医疗卫生信息基本数据集、基本数据集编制规范、信息系统技术指南、卫生信息基本信息管理规范等12个标准文档,对广东省基层医疗的信息系统、数据采集、管理监控进行了细致入微的界定。该标准通过了北京专家的评审,也得到了国家卫计委领导的高度认可;该标准的成功制订代表广东成为全国第一个制订标准的省份。

“做成了这套标准后,最为重要的是解决了诊疗互认的问题,将有实力的民营医疗机构接入了系统之中。过去老百姓去第三方体检中心做个体检,体检数据有效,但很多医院不认这个结果,不作为入档的参考,必须要求患者重新检查。如果我们有了一套标准的系统,那么每一个经过资质审核的机构都有能力上传数据,在通用一个健康档案的背景之下,接手患者的医院没有理由再去否定患者过去就诊的信息。”周赞和解释道。

其次是药物流通。周赞和认为:“未来,处方外流肯定是大势所趋,但怎样建立监管体系?如何监管?不能回答这两个问题,就不能实现普惠意义的处方外流。”因此,和宇在推动基层医疗的标准化过程中,同样将目光落足于药房。目前,已经有不少药房接入广东基层医疗系统,处方外流的有序监管正在广东一步一步推进。

五、“+互联网”而非“互联网+”

做好了基层医疗信息化平台,做好了药械供应链管理,但这两块业务并没有融合非常紧密,中间缺了一个连接枢纽,将两者的优势结合起来。如今看来,这个枢纽的最佳载体,是To C的互联网医院。

2020年,周赞和成立了广州君有私人医生互联网医院,标志着和宇健康从开展线下研发圈地计划转向互联网医院。

疫情之下,许多互联网企业纷纷驶入互联网医院赛道,平安、微医、阿斯利康……整个医疗圈都在尝试借着智慧医院进行资源整合。和宇的切入并非蹭热点,事实上,它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。

“互联网企业做互联网医院靠的是广大的C端用户积累,靠的是流量优势。但互联网医院并没有解决我国医生资源短缺的问题,在这种情况下,作为需求缺失一方的医生资源显得更为关键。”周赞和说。

通常而言,企业开拓医生资源是一件高投入的事,医生需要填写各种资料才能入驻,这是一个隐形的门槛。和宇的优势便在于此,在建设广东基层医疗的信息平台的同时,和宇也将各家医院医生的信息纳入库中,这意味着,借助于这一平台,医生在注册时只需要返回一个验证码,整个过程便能完成,而平台全面的患者信息,将解决互联网医院后端的获客问题。

“人这一生能够熟识的医生不会超过5个,你跟一个外科医生建立好了联系,当你出现内科疾病的时候,你也一定会找这个医生寻求解答。因此,成熟的互联网医疗绝非单次的问诊,我们希望借助平台的力量,将医生与患者深刻的连接起来。因此,业内常说的‘互联网+医疗’在我看来其实说法并不完全正确,我认为医疗一定是‘医疗+互联网’,因为医疗自始至终是以人为本,以患者为中心的行业,而互联网技术只是作为一种赋能医疗改革的手段。这是我们驶入互联网医疗的根本理念。”

尾声:一次冒险

一路走来,和宇健康的成长实在耐人寻味,一家药械流通出身的信息化企业,短短数年,便已做成信息化上市公司级别的营收。

领袖无疑是企业正向成长的关键原因之一。销售出身的周赞和明白“需求”的本质——明白用户的需求,并向其提供完美契合于需求的产品。

25年的医疗生涯之中,周赞和及其团队一直尝试厘清医院运行的逻辑,自然了解各个阶段之下,医院到底需要怎样的产品,这也是我们常说的“医疗逻辑”。

其次便是核心技术。知道了需求,还要能提供对应需求的产品。信息化是个专业的学科,人才决定了信息化公司的发展潜力。

最后是服务保障,很多企业在交付之后便不再与医院保持密切沟通,医生遇到系统问题时,常常难以解决。在过去的药械经销之中,周赞和常常为医院安装、修理各种故障设备,深知沟通的重要性,为此,和宇健康专门成立了一个团队解决这类问题。

走到今天,和宇健康早已跨出广东,在上海、四川、贵州、湖南等8省21个城市进行布局。今时不同往日,周赞和正面临第三个关键选择。

在成熟的医疗信息化市场下,做出了好的产品,还需要有力的铺设速度。一直以来,周赞和都秉承有多少资源做多少事的原则,但要复制广东模式时,他必须再次审视自己的“稳健”,决定是否上市,冒一次险。

或许,“稳健”二字仅是周赞和的标签。这个时代靠的不是标签,靠的是抓住隐藏于纷乱信息中的细丝的决断。对于“冒险”这个话题,他的过去或许早已给出了答案。

本文由@动脉网  授权发布于活动盒子,未经作者许可,禁止转载。


活动盒子2.0——盈鱼MA,一个基于大数据驱动的自动化营销平台。依托SaaS实现全链营销自动化,提升品牌营销效率,精细量化营销ROI,扩大销售效益。应用场景支持:PC、Mobile Web、APP、微信公众号、小程序、成员推广、二维码渠道和企业第三方平台。立即体验系统:http://www.yingyuma.com/

来源: 动脉网
上一篇: 一个简单的品牌策略思考方法 下一篇: 女性营销优劣两极分化,品牌应该如何打动人心?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文章